没有任性的命

宇宙尘埃1

    H先生有段时间没来S城了,城市变化算不上大,尽管只和自己长住的B城相隔1小时的时差,这里却有着迥然不同的感觉,但具体差别在哪他也描述不出,城市总是相似的,归根结底不同的可能只是心境吧。

    H先生是个喜欢表达的人,年轻的时候逮住只鸟都能乐颠颠的聊上半天,喜欢过的人,讨厌的事都要通通写进歌里。倒是现在年纪渐长,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急切的想告诉全世界自己的想法,现在反而更乐于聆听别人。H先生很满意目前的自己,没人能永远做玫瑰园里的小狐狸,不论接受与否,人总会长大,总要长大。

    落地后H先生按照惯例去整理了下仪容,即便现在很少遇到年少时狂热的粉丝,但多年的习惯还是被良好的保留了。就在H先生满意的打量完自己时,另一个身影意外的出现在镜子里,四目相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除却最初那几秒因震惊带来的不自在,H先生较为专业的管理了表情,甚至状似坦然的转过身主动打了招呼:“嗨,阿仁,好久不见。”

    对面人似乎也被没想到偶遇,只简单的回了“好久不见”,就不再做声。

    话语权回转,理论上H先生多年的职业素养完全可以让他轻松应对类似的场面,事实上H先生此时却发现自己竟然只能在对方的注视下颇为尴尬的站着。

     刚分开的时候,不是没有设想过再次见面的场景,甚至连打招呼的语气,寒暄的说辞都预演过。可惜生活不是舞台剧,排练的再多却总是和公演时千差万别,就像H先生没想过他们竟那么久没再见面,也没想过那么久之后他们会再见面。

     H先生开始有点茫然的盯着对方的脸,不自觉的将眼前的面容与自己的记忆比对,时间果然对每个人都是同等的恩赐,他的阿仁,也长大了呢。

    “桃桃还是这么爱犯迷糊呢“,对方好似没受到他突然放空的影响,突然温柔的笑了打趣。

     H先生放任自己失控,他很久没听到这个旧称,也很久没看到对方熟悉的和舞台上截然不同的腼腆笑容,他绝望的认知几分钟前那个成熟自持的自己不过是个假象,对面的这个人仅仅一句话就已让他丢盔弃甲。

    H先生心底挣扎着想像个合格的成年人一样程式化敷衍几句不重要的寒暄,尽快结束这场不被期待的相遇。然后就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将对方扔到看不见的宇宙尘埃中去,只在某些时候反复确认,他啊,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呢。

    可惜心底再怎么打定主意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结束交谈,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说什么呢?

你过得好么?我过得不错

做幕后适应么?我也不跳舞了

s城还是老样子呢?有空来b城逛逛吧

我还有事,你也是吧

过后联系,再会。

     然而此时的他却像个哑巴一样,呆滞的看着眼前人却也不是眼前人。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鼓噪,在急切的盼望喷薄而出,那种想要诉说的心情一瞬间被无限放大,他的阿仁, 想要握住他的手,想触碰他的脸,想告诉他你懂他的一切,想和过去一样彼此坦诚,想告诉他自己没有忘记彼此的约定和梦想,想向他真诚的道歉。

    百转千回,H先生依旧没能成功的说一句他应该说的话,也没能说一句他想说的话,仅仅是不自觉的抿紧嘴唇,露出年少时一贯的倔强神情。



评论(3)
热度(1)

© 小作精 | Powered by LOFTER